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026103.com > 正文阅读

1955年授衔1048名开国将帅仅有2人仍然健在他们是谁?

发表日期:2021-09-26 14:56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在新中国成立后不久,日常工作在彭德怀的领导下,罗荣桓、、徐立清、谭政等领导干部,首次开始军衔的评定与实施工作。

  随后不久,毛主席签发了《军官服役条例》,里面有明确的规定,将现役军衔分为帅、将、校等14级。

  1955年初,面主持了军委座谈会,对各类名单进行审议,此事事关重大,也是军队高层对于将领人选的第一次集中审议。

  9月前,《将级军衔名册》最终成型,那年被授予将帅军衔的军人共计1048名,他们是中国革命史的重要见证。

  1919年7月,杨永松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,看到这个出生年份,便能知道,他在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的时候,也是年轻的那一批。

  青少年时期,他的革命历程受到了其二哥杨鹤松很深的影响,那会,哥哥参加了“百侯暴动”,自己也在后勤上帮了哥哥不少忙,可由于当局的反扑,这场轰轰烈烈的暴动最终以失败而告终。

  当局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,于是开始了四处寻找革命党人的下落,杨鹤松和杨永松都没办法在家呆了,于是纷纷逃出百侯。

  不过,到了1930年,杨永松想去闽西发展,这正是这个时候,他找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组织,最终加入了青年团,也由此开始了自己的革命历程。

  1934年,为了支援中央苏区,摆脱部队的“围剿”,杨永松所在的部队一路向福建永安地区进发,行军路上,他却不幸突发疾病,被组织留在后方休养。

  由于前方的战事接连不断出现变化,所谓的“后方”也不安全了,在这种情况下,他只好和几位战友重新转移,经过了漫长的路途抵达九堡医院,可医院早已转移,他顶着疾病,依旧和战友踏上了寻找部队的路,经过了5天时间找到了红一军团。

  原本他们会被安排到其他地方,可领导看到杨永松身上竟然有伤病,于是便把他留在了师部。

  考虑到他身体健康问题,部队有人提出在整编前送杨永松回家,可谭政听到以后,便对其他战士说:“他哪里还有家?他几个兄弟都去参加了革命,现在送他回去就等于送死。”

  那会,www.350058.com,杨永松跟着三团的队伍走到了红一团部的前面,一路过草地,也同时不断掩埋着牺牲战友的遗体,此时的他在真真切切意识到,革命竟如此艰难。

  由于年纪小,他经常掉队,就跟在部队的后面走,走着走着,双腿已经全部浮肿起来,可他知道,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,只能一路咬牙坚持下去。

  两万五千里,经历了无数穷山恶水,同样战胜了敌人的围追堵截,这也让他的革命心理更加坚定。

  没过几年时间,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,在“西安事变”的推动下,国共双方达成一致,以民族大局为重,共同抗日。

  所以,杨永松所在的红二师也改编为343旅685团,他们也开赴山西抗日前线,由于年纪尚小,头脑灵活,组织上也给他安排了一个好活:政训处技术书记。

  1931年,红一方面军在第三次“反围剿”期间,杨永松第一次见到了罗荣桓,罗荣桓来到前沿阵地,鼓励战士们勇敢战斗,杨永松也打听了这位干部的名字。

  听到他这么说,罗荣桓便解释道:“如今的抗战形势下,机关非常需要秘书,你是参加过长征的老同志,组织上这样决定,也是因为信得过你,什么工作都需要有人干呀!”

  他说:“罗帅对于所有人都有相同的亲切感,他就是那种平易近人的人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文过饰非,总是会率先自我批评,和承担起责任,他对我的影响很大。”

  当时,部队在冉庄一带集结完毕后,杨永松迅速跟着部队上了战场,参加了那场赫赫有名的“平型关战役”,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。

  1942年,组织上决定系统培养人才,杨永松由于表现突出,被调去中共山东分局高级党校参与学习,后来又调任绥德抗大总校部秘书科科长,在司令的身边供职。

  待到抗日战争结束,当局不顾天下百姓的意见,悍然发动起内战,杨永松也在这个阶段担任起东北民主联军政治部副秘书长的职务,已经着眼于中国人民军队的机械化和正规化的进程。

  在新中国的开国大典上,杨永松的战车师参加了受阅,坦克编队整整齐齐地穿过了广场,接受了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检阅。

  随后,在1955年的授衔仪式上,杨永松被授予了少将军衔,还荣获了多枚勋章,这是对他革命一生的重大肯定。

  从1978年开始,杨永松退居二线,享受副兵团级待遇离休,医疗享受正大军区职别待遇。

  如今,有记者来到杨老的家中,他依旧精神很好,年过百岁的老人,一如既往关心着人民军队的发展和祖国的建设。

  比其他家庭的孩子相对“幸运”的是,邹衍的父母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,因此从少年时代开始,邹衍陆陆续续读了五年的书,最终因为生计放弃了自己的学业,开始了放牛娃的生活。

  当时,有一批红军战士来到这里,到处贴标语,要打倒土豪劣绅,当地乡亲们对于红军的举动纷纷表示支持,所以工作进展也十分顺利。

  所以,当地的不少农民在红军的组织下秘密组成了农民协会,要求对外保密,如果被发现,都有砍头的风险,邹衍的父亲也参加了这个协会。

  有一次,协会在邹衍家开会,会长让年轻机灵的邹衍到外面放哨,并且对他说:“孩子,你帮我们做这些,也就等于加入了协会,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说出去,泄了密,所有人都活不了。”

  在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利后,红军被迫踏上艰难的长征之路,邹衍则一直在中央红军总政治部担任通讯班长的职务,这是一项极为危险的职务,他需要往返于总部和中共主要领导人之间,传递重要的情报。

  1935年6月,邹衍跟随中央红军强渡大渡河,一路穿过了藏区,最终来到夹金山脚下,山脚下人烟稀少,领导要求战士们做好过雪山的准备。

  邹衍在回忆起这段路途时,还面带悲伤地说:在以前行军过程中,大家为了轻装上阵,基本都将没用的东西丢掉了,只留下了几件换洗的衣物,所以,在没有棉衣御寒的情况下,大家只好把两件单衣缝在一起,中间再添加一些棉絮。

  在跟随部队到达了陕北地区后,邹衍先后担任了西北保卫局科长以及县公安局局长等职务。

  抗战胜利后,邹衍跟随部队转战陕北地区,参加了土改、剿匪等多场运动,随后也参加了解放吉林、长春等恶战,也参加了淮海、平津两大战役。

  在中央领导进入北平前夕,邹衍担任了中央公安总队政委的职务,先一批进驻北平,并且率部保卫了全国第一次政治协商会议和开国大典的顺利举行。

  从新中国时期,邹衍先后担任起公安部队政委、沈阳军区装甲兵政委、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等多个职务。

  自从1988年退休以后,除了日常读书看报以外,邹衍也会经常去部队、学校等地为后生作报告,让大家弘扬起老一辈优秀的革命传统。

  后来,他出版了一本名为《我的回忆》的书,里面详细记述了他从土地革命时期到保卫开国大典、保卫主席访问苏联等重大历史事件。

  其实,邹老文采斐然,还出版了一本名为《随感录》的书籍,还有书画集《老兵翰墨》。

  在一千多位开国将军中,他们内心深处都有着共同的信仰,却有着不同的个性,他们都有着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勇气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